朱小北说:“郑微,你给我停下来,你这样在宿舍里走来走去,就像只被灌了硫酸的熊一样,烦死了。”
郑微尖叫一声:“为什么偏要说我烦?卓美今天午休的时候磕了一个半小时的瓜子你不说,黎维娟刚才带着耳机在这里晃悠了半天,唱歌不停地走调你也不说,我只是走了几步你就看不顺眼,你们都欺负我!干嘛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内心的痛苦呢?”
见她反应那么激烈,朱小北估计自己是正好撞在枪口上了,忙嘿嘿一笑,“主要是郁闷的表情跟你玉面小飞龙的形象严重不符,我就这么一说,走走也没什么,继续,继续。”
刚洗好澡的阮莞披散着头发从洗澡间里走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抿嘴笑:“估计郑微现在又处于激烈的内心挣扎中。”
当下正是晚饭时间,宿舍里只有她们三个。郑微听到阮莞的话,也顾不上自己平时对她的小小不顺眼,哀嚎一声就坐在床上,趴着床前的桌子说:“我矛盾呀,矛盾!到底该怎么办?”
“又跟传说中的林哥哥有关?”阮莞边梳头边问。
“你又知道?”
连朱小北都笑出声来,“就你那点小破心事,你鼻子眼睛上都写得一清二楚,是人都看得出来。”
“我真的是很矛盾呀,都半个月了他还不来找我,我也找不到他,不会被绑架了吧?我在犹豫要不要去他学校找他。”
“去呗,我精神上支持你,要好好看看他是不是被别的女生拐走了。”朱小北说。
“林静不是这种人!”这个时候郑微又开始维护自己的意中人了,“他说过等我,就一定会等的。我决定了,穆罕默德不去找山,山就自己去找穆罕默德,等下我就去政法大学。”
朱小北一拍大腿,“是了,这才是你的风格嘛。”
梳好了头的阮莞却说了一句,“你要想好,要是他还是不在怎么办?”
郑微已经在床上埋头挑衣服,“他不在我就等到他回来为止……这套怎么样……要不这套?”
朱小北也不知道她到底换了多少套衣服,直到阮莞收拾好东西打算去图书馆,郑微才又穿回了她原本穿着的蓝色小碎花衬衣和牛仔裙,“好像还是这个好。”
阮莞看了一眼,“这套的确不错,清纯又可爱,挺适合你的。”郑微却又对着小镜子发起了愁,“我额头上好大一颗痘,怎么见人呐。”
朱小北作晕眩状,“女人,你的名字叫麻烦,我懒得理你了,阮莞,你是不是去图书馆,等我。”
阮莞站在门口等朱小北,顺便对郑微说,“一颗痘怕什么,有道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你想表达什么?”郑微一脸茫然地看着阮莞,“有你这样文绉绉的工科生吗?”她从小语文就是软肋,所以尤其讨厌咬文嚼字的人,后母就是后母,专门说白雪公主不懂的话。
后母说,“说句让你听得懂的吧,痘大脸更白,你可以美美地出门了。”
“是吗……”郑微心里一喜,仔细端详,越看越觉得有道理。等她抬起头来的时候朱小北和阮莞都走出门去了,她忙追了上去,“唉,你们还没告诉我去政法大学坐几路车呀!”
政法大学和G同是这南国都市最著名的重点院校,地理位置上相隔并不远,郑微坐了半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就踏进了政法大学的校门,她走走看看,想像着林静也曾经这样无数次地走过她走的路,看过她看到的风景,不由觉得周围陌生的一切都有了种亲切感。原来同样是大学,也可以有这么不一样的感觉。G大最大的特色是不管什么时候学校里走来走去的都是带着眼睛夹着书包匆匆赶路的人,在那里再散漫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跟随身边的节奏加快脚步,就连老鼠也跑得比别的地方要快一些,晚上10点之后学院主干道上基本鸟兽散尽。相对而言,郑微眼前的政法大学要显得有人气得多,不但周围的建筑物都显得更有生活气息,就连道路上的人也比较多,漂亮而时尚的女生一拨一拨的,令人目不暇接,难怪G的的男生把这里当作了他们的择偶天堂。郑微心里感到小小的不是滋味,原来林静天天都生活在这样的一个花丛中,难怪他整天都不在宿舍,都乐不思蜀了。
她并不直到林静宿舍的确切方位,不过女孩子长得乖巧一些就是有好处,问路的时候简直畅通无阻,在研究生宿舍楼附近第三次问路时,一个自称对林静有印象的男生直接将她带上了楼。
“喏,好像就是这间。”
带路的男生离开后,郑微在那间宿舍的门口看了看,发现房门是虚掩的,敷衍地敲了敲,便推门探了个头进去。里边比她现在住的宿舍要宽敞一些,只有两个床位,都是上铺住人下铺放书、行李和电脑的,这个她曾经听林静说过,不过她所看到的这两张床里,只有一张床上还摆着被子枕头什么的,另一张则空空如也,一个男生坐在下铺的电脑桌前专注地玩游戏,但并不是林静。她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那男生却已经看到探头探脑地朝里面张望的她,便停下了手中的鼠标,问,“小妹妹,你找谁?”
郑微心里一喜,她认得这个声音,前几次应该就是这个男生接的电话,老是不厌其烦地说林静不在,看来没认错门,她放心了一些,既然找到了他的老巢,守株待兔地等,就不怕逮不到他,等他回来她要好好地骂他一顿。
“你好,请问林静是住这里吗?”
“你找林静呀……他原本是住这里的……”
“啊?他搬宿舍了?难怪,你知道他搬哪去了吗?”
男生表情诧异,“他前两天就已经走了呀。”
“走?走去哪里?”郑微一下没反应过来,表情呆呆地。
“出国了,去美国了,怎么,你不知道?“男生一付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骗人!我前两天才给他打的电话,你还说说他只是出去了,他去美国怎么可能不告诉我?”郑微鄙夷地看着这个说谎话的男生。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老打电话来找林静的女孩子。”男生作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没错,就是我,所以你坦白吧,他到底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一定是你没有把我的电话号码转交给他对不对?”郑微气势汹汹地问。
那男生一脸委屈,“我骗你干嘛,他的确是前几天去了洛杉矶,我们系只有一个交换留学生的名额,就是他了,这是事又不是秘密,你不信的话就到隔壁宿舍问问,大家都知道的,我犯不着骗你一个小姑娘吧,至于你的电话,他老早就知道了,他让我说他不在,我有什么办法……”
他还没说完,就被郑微脸上的杀气吓了一条,“你就是骗人!林静要真去美国的话,他怎么会不告诉我,他在的话怎么可能不接我电话,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男生往后缩了一下,哭笑不得,“天地良心,我能有什么居心,你可以看看那张空了的床,原本就是林静睡的。”
郑微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再瞄向他指着的那张空床,眼尖的发现了床头的地方还摆着什么东西,远远看过去,似曾相识。她几步走上前拿了起来,是一本口袋版的安徒生童话,她把它拿在手里,多么熟悉,她甚至不用翻开就知道第32页的地方还留着她的墨宝,这曾是她最最喜欢的一本书,最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最最喜欢的林静。仿佛想证明自己是错误的,她手忙脚乱地找到那一页,清晰地看到了歪歪斜斜的几个钢笔字――“玉面小飞龙藏书”。
“真的,我没骗你。”那男生还在她身后絮絮叨叨,却突然发现这凶巴巴的女孩子嘴巴一扁眼一红,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哭声,“他真的走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郑微也不记得自己呆在林静曾经的宿舍里哭了多久,开始是站着的,后来索性蹲了下去,揪住那个男生小腿上的裤子继续哭,哭声招来了该层宿舍大多数的人来看热闹,就连看管宿舍的老伯都走了上来,大家都问那个男生到底怎么欺负了这样一个小女孩,那男生又难堪又委屈,直呼自己被林静害惨了,最后连哄带求地把哭累了的郑微送到了公车站,给她付了公车费,看着车子载着她离去,这才松了口气。
郑微在公车上的时候双眼已经哭得红肿地像桃子一样,可眼泪还在哗哗地流,仿佛要把心里的难过、困惑、失望和委屈通过这样歇斯底里地哭泣宣泄出来。然而不管她怎么伤心,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她的林静,从小就是她追逐目标的林静,说好了要等她的林静,真的一句话都没给她留下就去了美国。全世界都知道他要离开,只有她郑微不知道,在离开之前,他甚至故意不接她电话。她越想越难过,终于再次“哇”的哭出声了。拥挤的公车里人人都在看着这个哭得雨打梨花一般的女生,该有多大的伤心事才能哭得这样凄惨呀,不久,就有好心的人给她让了座。郑微也不客气,坐下来就继续抹眼泪,她觉得自己就像买火柴的小女孩,短短的火光熄灭,她就被全世界抛弃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是晚上八点半,舍友一个都没回来,她坐在自己的床沿,想起刚才出门时的斗志昂扬,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